• <td id="pnqo8"><strike id="pnqo8"></strike></td>

    1. <acronym id="pnqo8"><strong id="pnqo8"></strong></acronym>

    2. 張建國:老戲新演

      2021-08-17 09:58:09   來源:中國文明網   作者:
       
       

        自少年始,對戲曲發自心底的摯愛,讓他與這門藝術相守一生。從青年到花甲之年,求新求變的努力從未停止。一位京劇表演藝術家身上的可貴之處,正在于對老戲新演的畢生追求。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藝名家講故事》欄目對話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張建國。

        古老村莊的藝術氛圍 讓我愛上了京劇

        距離石家莊30公里的晉州小樵鎮小樵村,是我的家鄉,那里的人們喜歡聽戲唱戲是有了名的。一個世紀前,這里曾是華北地區棉花商貿的集散地,商賈往來頻繁促進了戲劇文化的興盛,村民們喜歡聽戲唱戲漸成風氣。尤其當年,不管大人孩子,無論田間地頭,有人起個腔,定會有人接著唱。這種氛圍讓年少的我愛上了這門古老的藝術。

        12歲的時候,我在十里八鄉里已小有名氣,人們都知道小樵村的這個娃娃,嗓子亮,腦子靈,是個唱戲的好苗子。村里來了宣傳隊,幾次提出想把我帶走,但是因為各種原因錯過了。47年前,14歲的我在石家莊戲校才真正開啟了戲劇的夢想。我深知機會來之不易,練功時從不會因為苦和累而懈怠。興趣或許不是最好的老師,但必定可以成為最好的動力。當自幼的摯愛成為學習的終極目標時,苦和累早已算不上什么。

        一次偶然的“救場” 成了我人生的轉折點

        1983年4月,我正式拜張榮培先生為師。張榮培是奚嘯伯先生的得意門生,他對京劇的唱、念、做等方面造詣頗深。張榮培先生對我在藝術上傾囊相授并且“嚴”字當頭。從走臺步開始,他幫助我改毛病,一個身段、一個唱腔反復幾十遍的磨練,讓我實現“脫胎換骨”。

        1988年,恰逢上海的一次演出主演缺席,我被請來救急。開始的時候,我并不被人看好。但是連續三天的演出,臺下掌聲、叫好聲不斷。第一天《白帝城》、第二天《打金磚》,第三天的《烏盆記》更是把演出推向了高潮,全劇演完掌聲不斷,喝彩聲此起彼伏,我又清唱了一段《失街亭》之后,觀眾還是不走,一連謝了五次幕,觀眾們才戀戀不舍地離開劇場。在那個京劇并不景氣的年代,有戲劇評論家感慨道:“此情此景,不禁令人想起40年代奚嘯伯來滬演出《上天臺》、《失空斬》的盛況。

        那次之后,我接到了全國各地的演出邀請,也收獲了白玉蘭獎、梅花獎、梅蘭芳金獎、中國京劇節金獎等,幾乎囊括了戲劇界所有大獎。我沒有想到,一次偶然的救場,竟成了我人生的轉折點。

        老戲新演 方能賦予京劇持久的生命力與感染力

        考慮到保護嗓子,平時的排練通常都會安排半天。剩下半天的時間,我會用來研究角色的歷史資料。每一次面對新的劇目,我都會至少用半年時間,廣泛搜集人物的歷史資料,將自己沉浸于歷史風云的驚濤駭浪中,深刻地去理解他們的嬉笑怒罵。無論是《范進中舉》中的范進、《楊家將》中的楊繼業,《哭靈牌》中的劉備,我都是這樣去研究人物角色的。

        如果還有時間,我一定會用來寫字。我學習寫字大概有二三十年的時間了,但真正寫出點樣來,都是得益于歐陽中石先生對我的指點。歐陽中石先生是奚派的第三代傳人,也是我成長道路上遇到的另一位恩師,從這位前輩身上,我學到的是戲劇所需要的極其豐富的文化內涵。

        今年是我演出生涯的第二十二個年頭了,但是我創作的熱情卻從未消減半分。每一次演出,我都渴望著,讓那些第一次踏入劇院的年輕觀眾們領悟京劇藝術之美。京劇是前輩藝術家一輩一輩傳承到今天,成為經典。我們說戲,包括帶學生,實際上就是秉承老師們的理念,推出更多讓人看了精神向上、久久回味的藝術精品。保持古老藝術的傳統魅力,融入時代氣息,堅持老戲新演,唯有如此,方能賦予京劇持久的生命力與感染力。


      色五月激情五月

    3. <td id="pnqo8"><strike id="pnqo8"></strike></td>

      1. <acronym id="pnqo8"><strong id="pnqo8"></strong></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