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rll58"></pre>
  • <acronym id="rll58"><label id="rll58"></label></acronym>

        “治沙英雄”石光銀:扎根大漠40余年 茫?;哪兙G洲

        2021-07-09 13:56:47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他,出生在陜北定邊,從小被風沙攆著走,立志要植樹造林,防風固沙;

        他,長大后堅守夢想,扎根大漠40余年,一家三代都奉獻在毛烏素沙地,在沙海里筑起了長百余里的沙漠綠色長城,徹底改變了“沙進人退”的歷史;

        他,治理荒灘25萬余畝、植樹5300多萬株(叢),還創辦治沙公司,將荒沙治理與沙區資源開發相結合,“沙漠綠洲”成為當地群眾增收致富的“金山銀山”;

        他是“七一勛章”獲得者、全國勞動模范、全國治沙英雄石光銀。

        如今的定邊狼窩沙治理區已經是綠樹成林。石健陽 攝

        6月的陜北大地,林木蔥蘢。

        時光回溯到30多年前,這里還是沙丘縱橫。

        石光銀治沙老照片。石光銀供圖

        “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地炕爛草棚,四季冒黃風,糠菜填肚皮,十戶九家窮”,一年四季黃沙滿天,當地群眾飽受風沙之苦,是當時鄉親們生活的真實寫照。

        1952年,石光銀出生在毛烏素沙漠南緣的陜西省榆林市定邊縣海子梁公社圪塔套村。

        “風沙無情,7歲那年在一場沙塵暴里我和小伙伴被卷出30多里地,3天后才被父親找回,而小伙伴卻就此失蹤。那些年風沙攆著我們走,我們一家搬了9次家”。

        “一定要戰勝風沙!”石光銀暗自下決心。

        1968年,石光銀當選海子梁公社圪塔套村小隊長后,帶領群眾植樹造林,經過三年苦戰,在不毛之地種活了1.4萬畝樹木,使海子梁有了第一片綠洲。

        “那時的我不僅為家鄉這片‘不毛之地’出現了第一片綠洲而欣喜,也為自己打破了人們認為沙窩里栽不活樹的觀念而興奮不已。”石光銀說。

        1984年,石光銀成立了全國第一個農民股份治沙公司——新興林牧場,與海子梁鄉政府承包治理3000畝荒沙的合同,從此開啟了漫漫治沙路。

        在石光銀治沙展館,一張落款日期為1985年6月5日的 “招賢榜”非常醒目。

        “四方父老鄉親:我叫石光銀。我成立了一個荒沙治理公司,要治理狼窩沙。我已經聯絡了七戶,現在我貼出招賢榜,榜告四方父老,凡有人愿意與我一起治理狼窩沙的,一概歡迎……”

        正是當年這張招賢榜,讓更多人知道了石光銀治沙的決心。“一個人治沙的力量有限,要團結更多的人進來,勁兒往一處使。”石光銀感慨地說,招賢榜貼出后,周邊的鄉親們陸續都加入治沙行列。

        “不治沙就沒辦法,一場風沙就能把種在地里的莊稼全部掩埋,吃飯都是問題”,和石光銀一起治沙的楊樹華深有感觸。治沙,僅靠一腔熱血是遠遠不夠的。在寸草不生的沙漠里種草種樹,談何容易。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剛開始承包治沙的時候,最大的難題是資金嚴重不足。一同治沙的7戶人家拿出全部積蓄才750元,我賣掉了自家全部的84只羊和1頭騾子,這才湊夠了樹苗款。”石光銀說,“經過一年多的努力,加之雨水充沛,治理區苗木成活率達到85%以上。”

        初戰告捷,讓石光銀和鄉親們看到了希望。他又與國營定邊長茂灘林場簽訂了承包治理5.8萬畝荒沙的合同。然而,治沙之路并非坦途,還充滿著荊棘。“印象最深、最難的就是狼窩沙治理。”石光銀所說的狼窩沙如今已經綠樹成林,部分沙土已經布滿了苔蘚。

        走進狼窩沙林區,石光銀和鄉親們當年種的小白楊樹已經成了十幾米高的參天大樹。樹林郁郁蔥蔥,時不時有狐貍、猯子、鳥雀等動物在林中穿行飛過。

        上世紀80年代,石光銀(右三)和鄉親們在狼窩沙治沙。資料圖

        “狼窩沙是我們承包治理荒沙中最難啃的硬骨頭,面積6000余畝,沙丘縱橫,常年大風不斷。”和記者面對面坐在沙地上,石光銀講起在這里治沙的艱難歷程。

        1985年,石光銀帶領招賢榜招來的100多戶鄉親開啟了“三戰狼窩沙”的戰斗。

        1986年春天,石光銀和群眾在沙漠中苦干了幾十天,樹苗全靠人一捆一捆背進沙窩,而幾場大風過后,剛栽種的樹苗幾乎全部被毀。

        1987年春天,石光銀帶領大伙又干了一個春天,80%的樹苗又被風沙毀掉。“兩戰兩敗讓不少鄉親們都灰心了,有人選擇了離開。我就想著一定不能向風沙屈服,去外面找找專家,興許有辦法!”

        面對前兩次的慘痛教訓,石光銀帶人開始外出考察學習。1988年春,石光銀帶領群眾第三次征戰狼窩沙,采用“障蔽治沙法”:在迎風坡畫格子搭設沙障,使沙丘不流動,在沙障間播撒沙蒿,栽沙柳固定流沙,然后栽植楊柳樹……

        “終于取得了成功,90%以上的樹苗都成活了!”石光銀欣喜地說,“樹苗成活了,就給了人希望,大家都認識到沙子并不可怕,只要人有決心、有恒心,用科學方法,沙一定能被治住。”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他們在6000畝沙地上搭設了長達800余公里的沙障。

        如今的定邊狼窩沙治理區已經是綠樹成林。石健陽 攝

        “通過大家齊心協力地付出,不僅‘三戰狼窩沙’最終征服了周邊5.8萬畝荒沙,造林成活率在90%以上,而且后來又取得更大的成果,如今治理國營、集體荒沙、堿地總面積達25萬畝。”石光銀環顧著四周的綠樹告訴記者:“這些樹見證了這里環境的巨變,它們都是功臣!”

        石光銀和孫子石建陽在修剪樟子松。人民網記者 吳超攝

        每次來狼窩沙,石光銀都要叮囑護林員要及時修剪林木,他像一個父親一樣疼愛著這里的一草一木。

        “這些樹木都是我的孩子,看著它們一天天長大,我也欣慰了!”穿過一片樟子松林,石光銀回憶起2008年的植樹節。

        動員全家人參與治沙,已經是石光銀一家人的常態。在治沙公司急需人才的時候,石光銀動員在縣城上班的兒子回家幫他治理荒沙。2008年植樹節,在從外地調運樹苗返回的途中,他唯一的兒子發生車禍不幸身亡。

        石光銀強忍著巨大悲痛,在安葬兒子的第三天,又帶領公司全體員工奔赴在治沙造林第一線。“生命不息,治沙不止。只要一天不死,我就栽一天樹。我雖然沒了兒子,但我還有孫子,我要讓我的孫子繼續治沙造林,讓治沙造林事業一代一代的傳下去。”石光銀目光堅定。

         

        石健陽在石光銀的指導下修剪旁枝。人民網記者 吳超攝

        從記事起就跟著爺爺治沙,大學讀了林業專業,如今石健陽已經大學畢業。“爺爺堅韌的治沙精神一直是我心中的榜樣,大學畢業選擇回來治沙也是為了讓家鄉的鄉親過上更好的生活。”

        石健陽說:“環境改善了,我要發揮專業特長,研究適宜沙地生長的經濟作物,像蘋果樹、桃樹,再帶動瓜果蔬菜的種植,最終形成生態和經濟效益的雙豐收。”

        石光銀還通過成立聯合黨支部,采取“公司+農戶+基地”的發展模式,聯戶1000多戶,將治沙與致富相結合,先后辦起了百頭肉牛示范牧場、三千噸安全飼料加工廠、千畝樟子松育苗基地、千畝脫毒馬鈴薯良種繁育基地、千畝辣椒種植基地和5萬畝生態林等經濟實體,使沙區群眾年人均收入過萬,走出了一條生態建設與經濟發展的雙贏之路。

        村民崔浩在十里沙村蔬菜大棚“檢閱”辣椒的長勢。人民網記者 吳超攝

        走進十里沙村,道路兩邊的蔬菜大棚充滿生機,小洋樓在陽光下璀璨奪目,目光所及之處皆充滿綠意。“30年前這里根本看不到綠色,風沙襲來,莊稼全毀,顆粒無收。”站在自家的大棚前,十里沙村村民崔浩感嘆。

        生態環境的變化讓周邊群眾都過上了小康生活。崔浩在自家大棚里忙活著,大棚里的辣椒再有半個月就上市。“不愁銷路,去年收入超過6萬呢!如果沒有老石他們治沙,哪有我們現在的好日子呢!”

        村民吃上了生態飯,再也不用擔心風沙了。近年來,在石光銀的幫助和捐贈下,按照“政府+公司+合作社+農戶”的發展模式,以村民參股、共同分紅的形式壯大村集體經濟,走共同致富的路子。“僅322座蔬菜大棚,去年為農戶增收480多萬元。”十里沙村副支書蔣杰說。

        “立下愚公移山志,敢叫荒漠變綠洲。”榆林市委書記、市長李春臨告訴記者,正是以石光銀為代表的一大批治沙人的不忘初心、艱苦奮斗、苦干實干,今日的定邊縣毛烏素風沙草灘區,早已成為沃野良田遍布的“塞上糧倉”。

        如今,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推動綠色發展和鄉村振興的時代大潮中,石光銀仍在以實際行動踐行著一名共產黨員、一名治沙英模的責任與擔當。

        “黨員不能只想著自己,要看群眾最大的困難是什么,群眾吃夠了風沙苦,我們就要把沙子治住,身在沙海不治沙,就不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員。”石光銀堅定地說。

        色五月激情五月

      1. <pre id="rll58"></pre>
      2. <acronym id="rll58"><label id="rll58"></labe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