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rll58"></pre>
  • <acronym id="rll58"><label id="rll58"></label></acronym>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業——西遷精神述評

        2021-11-25 09:12:48   來源:中國文明網   作者:
        “當時國家一聲號召,我們覺得這就是應該去做的事情。”今年93歲的西安交通大學原校長史維祥教授,憶起西遷,依然心潮澎湃。60多年前,上海徐匯車站,青年教師史維祥和幾千名師生從這里踏上西行列車,開啟了扎根黃土地,發展西部、建設國家的奮斗歷程。

          1955年,為了社會主義建設和國防建設需要,黨中央、國務院作出交通大學內遷西安的決定。1956年,幾千名交大師生懷揣興學圖強的夢想,放棄上海相對優越的生活條件,滿懷熱情地奔赴西北,由此譜寫了一曲扎根西部大地、投身祖國西部建設的恢宏篇章。

          時光荏苒,結出累累碩果。經過不懈的努力,這場西遷,不僅徹底改變了西部沒有大規模工業類院校的格局,為西部發展奠定了深厚扎實的科研基礎,更孕育、發展了“西遷精神”,激勵著一代代人埋頭苦干、勇毅前行。

          2020年4月22日,在陜西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走進交大西遷博物館,親切會見14位西遷老教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西遷精神”的核心是愛國主義,精髓是聽黨指揮跟黨走,與黨和國家、與民族和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具有深刻現實意義和歷史意義。他勉勵廣大師生大力弘揚“西遷精神”,抓住新時代新機遇,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業,在新征程上創造屬于我們這代人的歷史功績。

          1.國之所需,我之所向

          從黃浦江畔搬到渭水之濱,打起背包就出發。面對國家所需,西遷人毅然放棄相對舒適的工作和生活條件,從繁華大都市上海奔赴古城西安,重新安家創業,以實際行動支援大西北建設。

          西遷時,已步入天命之年的老校長彭康說:“我們的國家是社會主義國家,因此考慮我們學校的問題必須從社會主義建設的合理部署來考慮。”他用實際行動踐行了莊嚴承諾,“在西北扎下根來,愿盡畢生之力辦好西安交通大學”。1955年調任交大副校長的蘇莊,一到校就具體組織開展遷校工作。

          這是一份沉甸甸的名單:交大黨委會17位委員中,1人因工作需要留在上海,其余16人全部去了西安。知名教授鐘兆琳、陳大燮、張鴻、趙富鑫、黃席椿、嚴晙、殷大均、沈尚賢、陳季丹、顧崇銜、周惠久、陳學俊、吳有榮、張寰鏡、徐桂芳、蔣大宗、王季梅等率先垂范,一大批青年教師、后勤服務人員、工人等積極響應。據統計,西遷中,教授、副教授、講師和助教等占比教師總數超70%。

          “中國電機之父”鐘兆琳,遷校時已是花甲之年,夫人臥病在床。周恩來同志曾提出,鐘先生可以留在上海。但鐘兆琳婉拒了。他堅決要求“獻身于開發共和國的西部”。

          自動控制與電子工程領域奠基者沈尚賢,帶頭西遷的同時,還動員妹妹一家隨交大西遷,到大西北創業。

          著名熱工專家陳大燮舉家西遷。他說,“遷校西安是中央的決定,祖國的號召”,要“以實際行動來堅決愉快地響應國家的號召”。

          …………

          一個個鐫刻在交大西遷史上的名字,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成為愛國、奉獻的生動注腳。他們身上,體現了“黨讓我們去哪里,我們背上行囊就去哪里”的堅定信念,反映著“始終同黨和國家發展同向同行”的執著追求,彰顯著“哪里有事業,哪里有愛,哪里就有家”的優秀品格。

          愛黨、愛國,激勵著交大人前赴后繼、不懈奮斗。“共和國勛章”獲得者、2019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719研究所名譽所長黃旭華院士,是交大造船工程系船舶制造專業畢業生。當年他和同事研制的中國第一艘核潛艇已退役,但自己還在“服役”。幾十年來,黃旭華秉持“此生屬于祖國,此生無怨無悔”的情懷,和同事攻克一道道尖端技術難關,在我國核潛艇史上寫下光輝篇章。

          “在黨、國家需要時聞令而動、挺身而出,一代代西遷人用青春和熱血、辛勤和汗水書寫輝煌的奮斗史詩。”上海市委黨校副教授鄒磊表示,“‘西遷精神’歷久彌新,是我們黨、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財富,激勵后人心向黨,心向祖國,矢志報國。”

          2.艱苦創業,矢志奮斗

          “初到西安,印象中似乎只有一家面粉廠和一家很小的紡織廠,電力也還沒有發展起來”“交大就規劃在距西安古城兩公里的地方,當時是一片麥地”,西遷親歷者、后來曾擔任西安交大黨委書記的潘季教授,回想起60多年前的情景,模糊而又清晰。

          這是屬于老一輩西遷人的共同記憶:教學區內及北門、東門外,不少地方晴天“揚灰路”,雨天“水泥路”;下課到食堂要翻越一條深溝;四面透風的草棚大禮堂就是會議室……遷校時,教學設施、實驗設備、工作和生活條件等都極其困難。

          然而,面對艱苦生活環境和繁重建校任務,他們沒有絲毫退縮,未因遷校遲滯一屆招生、晚一天開學。培養學生全力以赴、始終如一,對青年教師的要求不減半分,搞科學技術研究嚴謹細致、精益求精。

          這是一種“功崇惟志,業廣惟勤”的堅持,這是一種“敢教日月換新天”的奮斗。從黃浦江畔到渭水之濱,從昔日麥田到今日知名高等學府,這條創業之路可以用“不平凡”形容,一代代交大人譜寫的“創業歌”可謂感天動地。

          遷校初期,副校長張鴻親自主講高等數學,指導青年教師。堅守物理教學一線的殷大鈞,獨生女在北京因病去世,也沒能見到她最后一面,忍著巨大悲痛堅持工作。為搞科研、服務新中國建設,謝友柏“常常幾天都沒有睡覺,實在困了的話,就把木板鋪在實驗室地上躺一躺”。朱城,全身心投入新專業工程力學創辦發展,在授課之余,爭分奪秒地編寫急需講義教材……

          在老一輩西遷人努力下,學校機、電、動老專業的傳統優勢不僅全面發揮,工程力學系、工程物理系、無線電系及應用數學、計算機、半導體等一批新學科新專業也不斷興建,并設立第一批15個研究所,新建實驗室面積是遷校前的3倍多。

          新時代,在“西遷精神”鼓舞下,西遷人又緊緊抓住新一輪西部大開發、“一帶一路”建設等歷史機遇,不斷發展新模式、新業態、新技術、新產品。2015年,“絲綢之路大學聯盟”成立,已吸引來自37個國家和地區的159所大學加盟;2020年,“中國西部科技創新港”300多個科研平臺開放全球合作模式,努力打造國家級科技成果研發轉換平臺……

          西遷65年來,西安交大累計培養畢業生28萬余名,有近一半的人留在西部建功立業,創造了3萬余項科研成果,不僅奠定西部工業發展必需的高等教育基礎,還為改變西部地區落后面貌、努力推動技術創新和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習近平總書記提到“西安交大西遷的老教授”,并深刻指出:“他們的故事讓我深受感動。廣大人民群眾堅持愛國奉獻,無怨無悔,讓我感到千千萬萬普通人最偉大,同時讓我感到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

          使命因艱巨而光榮,人生因奮斗而精彩。當今中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時期,前進道路上不會是一片坦途,甚至會遇到難以想象的驚濤駭浪,仍需要一代代人勇擔使命、頑強拼搏、艱苦奮斗。

          3.無私奉獻,服務人民

          “如果時光可以重來,我依舊會選擇踏上西行的列車,選擇這個需要我傾注一生、奉獻一生的地方。”西安交大老教授盧英烈,談及當年無悔的選擇,讓人心生敬佩。

          遷校時僅24歲,一直堅守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陣地,退休后致力于對青年教師“傳幫帶”和教學研究改革、參加學校“西遷精神”宣講團宣講,年近90歲的盧英烈,把青春年華貢獻給了祖國和人民,在耄耋之年依然為學校發展貢獻余熱。

          在西安交大,像盧英烈教授一樣兢兢業業、無私奉獻的,還有我國機械制造學科的主要創始人之一顧崇銜教授,組建中國首個動力工程多相流國家重點實驗室的陳學俊院士,我國管理工程科學的開拓者汪應洛院士……

          一批批西遷人、一代代奉獻者,遠離故土、淡泊名利,執著堅守、無怨無悔,盡管他們有的已辭世,有的已是耄耋之年,有的正是年富力強;有的建功立業,有的默默無聞,但都為西遷這棵大樹的扎根生長、枝繁葉茂,貢獻了青春、熱血甚至生命。他們的事跡,他們的行動,傳遞著震撼人心的力量,鼓舞著許許多多的人不計得失、無私奉獻。

          來自西藏山南市桑日縣扎巴村的西安交大學生白瑪央金,決心“要像當年交大的老前輩們一樣”。自2016年起,她和7名西藏籍同學發起成立“雪域女團”支教團,利用每年假期,回到家鄉開展扶貧支教和衛生健康宣傳。目前,已有4000多名孩子從中受益。

          “做洱海的守護者,我無怨無悔!”上海交大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講席教授孔海南,默默扎根生態治理一線,用堅守和奉獻踐行黨員的誓言。十數年來,團隊共有師生1000余人次駐守洱海等河湖治理一線,常年有20余名師生在云南大理等地進行實地科研。

          西遷人無私奉獻、服務人民的精神在脫貧攻堅戰場上也絢麗綻放。“七一勛章”獲得者張桂梅獻身教育扶貧、點燃大山女孩希望,她說,“只要還有一口氣,就要站在講臺上,傾盡全力、奉獻所有,九死亦無悔”;黃文秀,放棄大城市工作機會,毅然回到家鄉廣西百色市樂業縣擔任駐村第一書記,在返回工作崗位的途中遭遇山洪不幸犧牲,生命永遠定格在了30歲……

          雖然年代不同、環境不同、崗位不同,但他們的精神都令人肅然起敬。中國延安干部學院教授王東倉表示,我們要爭做“西遷精神”傳承人,立足本職創一流,以赤子之心奉獻報國,不斷提高為民服務本領。

          4.頂天立地,科技強國

          1956年1月,黨中央發出“向科學進軍”的號召。1956年8月的“交大支援大西北專列”上,每位交大師生都持有一張學校特制的“乘車證”,其正面醒目地印著——“向科學進軍,建設大西北!”

          向科學進軍,賡續光榮傳統。西遷人勤奮堅毅,精勤為學,永攀科技高峰,在科技創新之路上創造了多個的“第一”:1959年,參與設計和制造了中國第一臺大型通用計算機;1964年,成功研制出我國第一臺三相高壓真空開關;1978年,發明了我國第一臺渦流式測振儀;2000年,國內第一個自主知識產權的數字電視掃描制式轉換及視頻處理芯片在這里誕生……

          還有,新中國第一艘萬噸輪、自主設計的第一代戰斗機、第一枚運載火箭、第一顆人造衛星、首個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數字處理芯片……這些國內外科學研究領域的“第一”,都凝結著交大人的智慧和汗水。

          將科研視作“一輩子的追求和熱愛”,1958年屈梁生隨校遷至西安。作為國內機械檢測與故障診斷學科的開創者和奠基人,屈梁生院士的研究成果學術意義高,且具有極大生產推動力。據不完全統計,屈梁生及其團隊在石化、電力等行業20多個大型骨干企業中建立了不同類型的計算機監測系統,產生的經濟效益超億元。

          屈梁生院士曾坦言,最大的幸福不是“獲得勞動模范或者先進工作者稱號,而是帶出多名博士、碩士和其他高級人才,為國家培養一支年輕的科研隊伍”。

          蔣莊德是深受屈梁生教導的學生,1977年從西安交大機械制造專業畢業后留校任教。受西安交大老教授們影響,蔣莊德在國內率先將微電機系統傳感器技術推向工程應用,2013年,他當選中國工程院機械與運載工程學部院士。

          2020年1月,2019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在此次大會上,上海交通大學作為第一完成單位,捧回了7項大獎。2017年,西安交通大學以第一完成單位獲得國家科學技術獎7項。巧合的獲獎數量背后,是在“西遷精神”激勵下,科技工作者勇于投身科技強國建設的鏗鏘足音。

          從研發到應用歷經30余年,背后凝結著上海交大五代“材料人”心血和努力,在上海交大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王浩偉教授團隊,有一件交大人的代表作——納米陶瓷鋁合金。它“身輕如燕”卻“力大無窮”,比強度和比剛度甚至超“太空金屬”鈦合金。這不僅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制造增添新成員,還有望帶動航空、汽車、高鐵領域步入更輕、更節能的新材料時代。

          在上海張江,上海交大李政道研究所實驗樓2021年投入使用。作為上??苿撝行慕ㄔO重點任務和張江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的重要組成部分,李政道研究所自2016年底成立至今,已匯集了來自六大洲、17個國家的近百名科研人員,近兩年每年吸引長短期訪問學者近200人,一個全球科學家“近悅遠來”的國際知名學術交流平臺已具雛形。

          踏上新征程,建功新時代。我們要傳承弘揚“西遷精神”,始終聽黨話跟黨走,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業,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勇擔使命、融入大我,用奮斗、實干譜寫新的歷史篇章。

        色五月激情五月

      1. <pre id="rll58"></pre>
      2. <acronym id="rll58"><label id="rll58"></label></acronym>